今天要來說個關於對講機的故事,在我們小時候的60年代,平凡無奇的對講機可謂是劃時代的新鮮產物呢!

小時候多數的住宅還是平房的年代,四層樓或五層樓的公寓式建物才剛剛興起,大部分是在新興社區內才會見到這類的樓房。
我媽媽做生意的街區,清一色是鐵皮搭建的低矮平房,每間平房上頭都有個小閣樓,小閣樓高度不超過一個成人的平均高度,因此對於所有的大人來說,爬梯子上小閣樓之後,多半是四腳著地般地爬行,頂多可以維持跪姿,想要起身站著除非頭低下腰彎著否則不可能。對於小孩子來說就沒什麼顧慮了,又踫又跳的好不開心,只要不要跳太高去撞到閣樓頂都行。

小閣樓儼然已經是我的天堂,和隔壁鄰居小孩聊天串門子,只要把頭伸出閣樓的小窗戶外就行,非常方便。

某天,我生命中的小天堂發生了大變化。

這天,爸爸非常高興地宣佈我們要搬新家,我從沒看過新家的模樣,自然是萬分欣喜。爸爸說新家很大,我們可以晚上回到新家睡覺,白天再來做生意。新家很遠要搭公車才行,走路是沒辦法走到的,我當然也沒辦法騎著小橘一起去。

爸爸騎著『偉士巴』載我和媽媽,感覺上騎了好久好遠才到新家。

哇,原來我的新家是在高高的五層樓上耶,這裡的房子就和做生意的街區後方那些住宅一樣。

我迫不急待地衝進樓下大門,一口氣爬上位於五樓的新家內,爸爸把門一開,我就忍不住驚呼了起來。

新家真的好大啊!有客廳、廚房、飯廳、還有我的房間!雖然只是先放了一些簡單的傢俱,但是在我的眼中看來已經和豪宅沒兩樣了呢!

我在屋子裡跑來跑去,東看西看,只差沒在地上打滾來表達我內心的狂喜。我心中的小天堂正式和這個大天堂交接。

就在此時,我看了音箱上方的牆壁上掛著一個新奇的玩意兒,一個看來長得像電話的東西。

我好奇地爬上音箱,拿起這個怪東西瞧瞧,說它像電話嘛,又沒有撥號鍵,說它不像電話嘛,它又有個聽筒?!
於是我覺得把聽筒靠近耳朵聽聽看有沒有什麼聲音?

沒有!什麼聲音也沒有!連個嘟嘟聲都沒有!

我決定把聽筒說話的那端拿來試試看,我大喊幾聲,彷彿有聽到自己的聲音,這下我的玩心大起,決定拿聽筒當麥克風好好地唱幾首世界名曲。從『只要我長大』到『小蜜蜂』,只要我會唱的一首都不放過!

唱完歌我又感覺無聊了,我去找媽媽,看看她在樓下哈啦些什麼。

一下樓,忽然有群婆婆媽媽從四面八方就把我團團圍住,七嘴八舌地對我指指點點。

『剛剛在對講機裡頭唱歌的就是妳吼?』
『妳唱歌很好聽很可愛捏!』
『妳這麼小就這麼會唱歌,我看妳以後去當歌星好啦!』

就這樣,我差點被淹沒在這群婆婆媽媽之中。幸好媽媽及時把我解救出來,不然我應該會當場挖地洞躲起來了!

天啊,我剛剛的大聲歡唱,原來都已經傳遍街頭巷尾啦!

那個怪東西叫做『對講機』,是這類公寓式建築才有的新配備,要開樓下的大門前都要先用對講機通話後才行按鈕開門。

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對講機的窘況。

有了這次經驗之後,我回到做生意的街區去,簡直是得意的不得了,到處和我的玩伴們炫耀對講機的神奇之處。
某天,忘了是誰先起鬨,我們這群小孩決定去試試看後面巷弄間那些公寓的對講機。

遊戲的規則很簡單,猜拳輸的人要去按大門旁的門號按鈕,等到那戶人家拿起對講機講話的時候,輸的人就要假裝是大人來回答。
這個遊戲的難度很高,不僅要有膽量還要有變聲的技巧,不然一下子被人揭穿是我們這幾個小孩搞的鬼就沒戲唱了!

於是,這個新鮮刺激的對講機遊戲突然在我們圈內爆紅了起來,要來玩的小孩一天比一天多,有時候大家故意猜拳猜輸,我們還要有人出來協調排班,不然是橋不定的。

有天晚上照例是我們出發去玩對講機遊戲的時候,通常我們會選擇在晚上七點吃飽晚餐後的時間,因為那時候多半住戶都已經回到家吃過晚飯了,我們這些頑皮鬼也吃過晚餐,要跑要跳也比較有力氣,最重要的原因是,該看的卡通也看完了,大家能湊合的時間比較一致。

記得那次是我輸了,照例我要隨機去按門號,等待對方拿起對講機說『喂?』或是『找誰啊?』

誰知道對講機一拿起來,我們就聽到對方一口氣劈哩啪啦地連珠炮地說:

『你們是哪來的野孩子,連對講機也玩!再亂按我的對講機的話,我就叫警察把你們通通抓起來!』

一聽到這,我們這群孩子全都一哄而散,像是撞到鬼似的,一個跑的比一個還快!開玩笑,萬一被警察抓去還得了?!

天真的我們原以為對講機遊戲可以玩得更久些,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,對方還說要叫警察來抓我們呢!真是嚇死人啦!

為什麼一輪到我按對講機就會出現這麼戲劇性的變化呢?!我可是等了很久才輪到耶!

那次之後,再也沒有人敢提議要玩對講機遊戲了。



創作者介紹

家有小茉莉

瑞秋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