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上小學前,媽媽告訴我,我必須要去台北萬華的阿姨家住,因為阿姨家離我要上的小學很近,走路幾分鐘就到了。
我問媽媽說,要住多久才可以回家?
媽媽說,等到放假的時候就可以回家了。
我想,應該不用住很久吧。

上學後,媽媽就很少來看我,有時候好不容易盼到媽媽來看我,她卻只待一下下就又走了,媽媽總是來去匆匆。
阿姨說,那是因為媽媽要忙著做生意賺錢的緣故。我不懂,要賺錢做什麼?
我只要媽媽多陪我一下下就好了。

阿姨對我很好,就像我第二個媽媽一樣,但是我的心裡依然覺得少了些什麼,一直空空的、悶悶重重的。

每天晚上,我看著床邊窗戶外面的月亮,真希望住在月亮裡的仙子可以幫我實現我的願望。
月亮總是靜靜地看著我,一句話也沒說,有時候,月亮會露出微笑,看著我。

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,我還是每天晚上睡前繼續跟月亮訴說著我的心願。
我想也許哪天,月亮就會幫我實現願望也說不定!

有天晚上,我上床睡著後,媽媽來看我,留下了一盒全新的蠟筆给我。
直到第二天一早,我看著桌上那盒全新的蠟筆,阿姨才跟我說,昨晚媽媽來過了。
我呆呆地看著蠟筆,我的心像是被擊了一拳般地疼痛著!
好不容易我回過神,卻非常不高興地背上書包,大聲地跟阿姨說:『為什麼不叫我起來?!』

那天,我非常早就到學校了,班上空無一人,阿姨給我的早餐錢還躺在我的制服口袋裡。

誰要那盒臭蠟筆!我才不要用它來畫畫呢!我的憤怒不斷地在心裡暴跳著!燃燒著!

一整天我都沒專心上課,連下課時間,同學找我一起玩,我也不理不睬。

放學回家後,阿姨看我悶悶不樂,安慰著我說,媽媽昨天來的時間太晚了,她怕叫醒我會影響到我第二天上課,所以才沒有叫我起來。
阿姨說媽媽也是很想見我,和我說說話、陪陪我,只是她要忙著照顧店裡的生意,沒辦法常常來看我。
我低著頭什麼話也不想說,晚餐的時候,阿姨還特地燒了我最喜歡的蕃茄牛肉湯,要我多吃一點。

睡覺前,我看著皎潔的月亮被深藍色的光暈包圍著,不像先前那麼皎潔明亮,我想月亮也和我一樣感到寂莫又悲傷吧......
我轉過頭去看看那盒蠟筆,依舊靜靜地躺在書桌上,我打從心裡討厭著它,真希望它就此消失算了!
誰希罕那玩意兒!我掀開被子爬下床,一把抓起蠟筆往垃圾筒裡丟,哼!
蠟筆整盒灑了出來,有幾根蠟筆還因此被我摔斷!我把蠟筆丟掉,可是心裡頭卻沒感到一絲絲的暢快,相反地,我卻覺得萬分捨不得,複雜的情緒終於讓我忍不住低聲哭了起來......

我想回家看媽媽,我不要什麼新玩具或蠟筆,我只希望媽媽可以在我身邊。

我擦擦眼淚,突然想到坐車回家的方法。雖然我不知道在哪一站下車,但是我可以問人,我有存一點錢在撲滿裡,再加上今天的早餐錢,拿那些錢來坐公車應該夠吧!
我邊想邊覺得有希望了,我吸吸鼻子告訴自己不要再哭泣,因為我已經想到回家的好辦法啦!


※ ※ ※

『您是黃太太嗎?我們這裡是萬華分局,您的小孩現在人在我們這裡,請您盡快過來一趟。』


(完)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家有小茉莉

瑞秋媽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